ob欧宝体育app·官方入口新氧的医美生意不好做了

  功课做了一堆,谨慎起见她在新氧平台选择了一家广州的公立医院,“第一次水光针(货真价实)效果真的很好,我愿意一直吃土打下去”,还是学生的林薇薇感慨道。

  而这一针之后让她大半年时间都生活在“黑暗”中,林薇薇对新氧的评价直接崩塌,这个“新氧的女孩”觉得被骗了。

  同一家医院、同一位医生、同一款产品,不同于第一次中午打完下午针口愈合,这一次疼痛感强、针口明显且有血痂,近一周针口才愈合,脸上脱皮且有多处硬块,色素沉淀严重。

  一脸乌疤让她头一两个月不敢出门,近半年才恢复。眼角外还有几块色沉的林薇薇说,以后做医美安全第一,不会再信新氧,她已彻底卸载APP。

  无论你承不承认,现在是看脸的时代。颜值经济大行其道之下,医美生意是一块令人垂涎的肥肉。身为中介平台的新氧,就在2019年登陆纳斯达克,成为“互联网医美第一股。”

  相较于医美行业最赚钱的上游环节,如原料厂商(如华熙生物)、针剂厂商(爱美客)、设备厂商等,A场的医美概念股基本震荡上行,而新氧上市后股价却长期走跌。所谓上市即巅峰,截至美东时间8月24日,新氧报收0.882美元,与峰值22.8美元相比呈断崖式下跌,缩水逾96%,市值仅剩9336.29万美元。

  资本市场向来以业绩为王。2017年至2021之前,新氧营收保持增长但增速明显放缓,净利润除了2019年和2020年均为亏损。

  日前,新氧披露了今年上半年财报。数据显示,其营收五年来首次下滑,同比下滑24.9%至6.09亿元,净亏损同比扩大886.99%至9913.7万元。最扎心的是新氧2022Q2平均移动MAU为350万,去年同期MAU为1000万。

  新氧的主要收入来源,是信息服务(医疗机构入住费和投放广告费)和预定服务(消费者与新氧上的机构完成交易后,新氧抽取一定比例的佣金)。虽然上半年其医疗机构服务提供商数量增长17.1%,但信息服务和预定服务不涨反跌,同比39.2%和66.4%的下滑,让此前的节流裁员看起来也只是杯水车薪。

  接近新氧的业内人士李焱告诉“商业人物”,之前几轮裁员主要以技术中台、内容中心为主,公司从1800人调整到现在的1200人左右。

  屋漏偏逢连夜雨,去年5月新氧遭做空机构做空,称平台存在造假,这让本就跌跌不休的股价雪上加霜。

  此外,公司的部分重要股东也减持,如天使投资人邵珲自去年年底多次减持套现,曾跟投5轮的经纬创投合伙人王华东背后的经纬创投也有减持。

  新氧在IPO前累计完成8轮融资,估值一度高达30亿美元,身背万千投资者期望登陆资本市场时估值缩水至13.8亿美元,扎心的是,如今只剩不到1亿美元。而由于股价自6月以来一直处于1美元之下,7月18日,新氧还收到了纳斯达克的退市警示函。

  新氧创立于2013年,依靠自媒体内容矩阵吸引了医疗机构和消费者。起先以日记形式的医美经历分享,再加上公众号一众10万+流量、微博等的加持,让医美概念迅速在消费群体中普及。

  金星曾经表示,“百度竞价排名已成为过去式,竞价排名是典型的‘逼良为娼’,不会长久。”对于医美机构以广告竞价方式争夺平台推荐位的做法,他“深恶痛绝”。

  但新氧并没能完全摆脱这一情形。医美机构在新氧投放广告的钱(信息服务收入),构成了新氧营收的大头。这部分收入近年来占比逐渐提升,此外,新氧还在商家后台推出“优享拍”“优量通”等竞价排名玩法。有媒体援引医美行业从业人员说法,“医疗机构在平台做宣传,给的钱越多,搜索时越靠前,这一现象在现在的新氧尤为明显。”

  在对外广告宣传上,新氧一度更是大手笔。其广告堪称无孔不入,热门APP的开屏、视频网站、热门电视剧和综艺节目植入、楼宇、电梯间让人逃无可逃。A4腰、漫画腿、瘦肩针、小腿神经阻断术、颅顶增高手术、“新氧医美美美美美”“科学变美才是我的秘密武器”,让人眼花缭乱。

  在外界看来,用营销换取流量和短期用户迅速增长,这套打法早不是秘密。2018年以来,新氧的营收和净利一路下滑,但营销费用以及在营收中的占比逐年走高,自2019-2021年占比均在40%以上。

  而随着公域平台获客成本居高不下,明星粉丝经济的私域流量不断为新氧盯上。接近新氧的业内人士任琳琳告诉“商业人物”,“此前新氧的明星侵权案集中爆发,使用明星照片不当宣传,这种明知不可为却为的侥幸心理,就折射出它摆脱不了对流量的高度依赖。即便面临大半个娱乐圈的起诉,也不舍得放弃明星效应的益处,现在它改蹭起了外国明星的流量。”

  例如,“整整整,女人美了才完整,做女人整好”这一广告语,便引发强烈争议,被《中国妇女报》驳斥一派胡言。

  此外,社区用户的美丽日记和评价造假,平台入驻的医美机构销售违禁药品、项目涉嫌违规,新氧因此屡屡上榜侵害用户权益行为APP,被多部门点名。尤其一些医美事故被频繁曝出,网红小冉在杭州华颜医疗美容医院因吸脂手术事故离世,后者2018年以杭州华颜口腔的名字入驻新氧APP,新氧在事故后迅速将其下架,但仍备受争议。

  理工男金星自诩非常了解女性,也不放过任何一个机会输出对美的见解和十分看重美的态度,“我做过植发、埋线,打过玻尿酸、瘦脸针,做过一些皮肤美容的光电项目。”

  因妻子的闺蜜遭遇医美事故,激发了金星做医美的想法,初衷是为消费者提供靠谱安全的医务,本应在消费者和机构之间搭建信任桥梁的新氧,如今却饱受争议。

  去年,监管靴子的落地,国家卫健委等八部委的《打击非法医疗美容服务专项整治工作方案》,以及《医疗美容广告执法指南(征求意见稿)》让医美行业和新氧更是如履薄冰。

  如今的新氧不仅面临美呗、更美垂类医美APP的挑战,美团、阿里、京东等巨头的医美业务规模增速,或许更让金星感到竞争的压力。

  美团是目前新氧最大的对手。近两年可大幅医美机构获客成本、风险较小的轻医美(皮肤管理、抗衰等创伤小的项目)消费趋势激增,让美团迅速起势,而去年上半年以及更早之前,新氧的用户多是重医美(创伤大、手术类的项目)用户。ob欧宝体育(官网)app

  虽然新氧正从重医美向轻医美转型,但垂直平台获客成本高、周期长的不足,在综合性服务巨头和拥有庞大用户基数的美团面前,未来是可以想象的艰难。

  行业竞争加剧,股价得不到投资人认可,跌跌不休的新氧在上市不足三年时有了私有化退市的想法。去年11月底,新氧董事会收到创始人兼CEO金星的私有化要约。

  任琳琳和李焱均告诉“商业人物”,即便金星确有退市之意,其他投资人意见并未统一,再加上目前持续的低位走势,私有化能否完成尚不确定。

  金星多年前曾表示,做这个行业跟做其他互联网不一样,互联网讲究快,讲究流量,做医疗行业则要有敬畏之心,要做慢公司。

  • 首页
  • 游艇租赁
  • 电话
  • 关于OB欧宝·(官网)体育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