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美返佣将被定性为商业贿赂?有中介自曝月入

  9月19日,医美概念股受挫。当天,华熙生物(688363.SH)、爱美客(300896.SZ)跌超11%,朗姿股份(002612.SZ)、光正眼科(002524.SZ)、华东医药(000963.SZ)跌超8%。《每日经济新闻》等媒体引述市场消息称,有关部门将研究针对医美机构财务的执法标准和细则,或将返佣定性为商业贿赂。

  有业内人士接受媒体采访时透露,此轮医美行业清查涉及B端医疗美容机构和上游公司,“力度相对较大,除了上海、杭州等一、二线城市,三四线城市也都在查。”

  多家上市公司第一时间出面回应市场传闻。华熙生物内部人士表示,“我们医美占比非常少,只占营业额10%不到,主要还是一家生物科技公司,公司这几年一直是以四轮驱动战略来发展,特别是护肤品业务现在受消费升级影响,占比也超过70%,对公司股价的影响应该只是暂时的。”

  华东医药则表示,“目前公司生产经营一切正常,已关注到一些网传信息,公司有一两家医美机构,但占营收比重很小。”

  爱美客相关负责人回应,目前尚未有确凿的政策端消息,公司经营没有变化。该相关负责人表示,医疗美容行业监管趋严,将引导和规范行业健康有序发展,行业中游头部企业、目前已规范化运营的医疗美容机构将获得更多市场机会,这有利于加速行业出清,推动医疗美容行业高质量发展。

  过去两年,“颜值经济”不断向前发展,医美行业成为市场风口。天眼查数据显示,2021年,医美企业增长近1万家。医美概念大火,多家上市企业宣布跨界布局医美赛道,部分企业不惜超价收购医疗美容机构。

  据时代周报记者了解,国内的医美机构按获客方式可分为直客型医美机构和渠道型医美机构两种。前者通过公开营销推广、商业广告吸引客户前来咨询和就诊,多为全国性或区域性连锁民营医美机构;后者则通过美容院、店、网红博主等渠道获得客源。

  高额返佣多发生在渠道型医美机构,部分机构为“拉客”会给渠道中介提供高额佣金,佣金占消费者所付款项的30%-70%不等。有渠道中介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透露,“每拉一个人,医美机构返给我们公司30%-40%的分成。消费者做一个2万元的手术,至少6000元是进入我们口袋的。那时月入五六万元是‘家常便饭’,公司的高管们也很快就实现了买车、买房。”

  北京医美镜医疗美容争议研究与调解中心理事长刘峰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当前的医美行业,做渠道医美的民营医疗美容机构占比可能在50%以上。部分国家监管部门会对高额返佣设定最高标准,超过相关标准会被认定为医疗商业贿赂。

  ob欧宝体育(官方)登录入口

  上海正策律师事务所律师李翔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分析,现行《反不正当竞争法》规定,商业贿赂应当具备“采用财物或者其他手段进行贿赂以谋取交易机会或者竞争优势”的目的,从该角度而言,医美的“返佣”有这一潜在目的。

  “另外,商业贿赂的构成主体必须是经营者,即从事商品经营或者盈利服务的法人、其他经济组织和个人,如果该机构‘返佣’针对的是不特定的消费者或者‘熟客’,或无法被定性为商业贿赂,可以理解为‘老带新折扣或优惠’。”李翔说。

  医美企业一直以来就备受关注。今年8月,“杭州一医美公司隐匿收入超47亿元”的消息引发关注。有网友表示,“一家不起眼的医疗美容诊所收益竟如此之高”,“医美行业的暴利程度简直超出想象”。

  杭州市税务局作出的行政处罚通知显示,涉事的千和医疗美容诊所在4年多的时间里,利用个人银行账户收取服务款并隐匿收入超47.55亿元,未计入财务账。在此期间,该公司通过账户中隐匿收入孳生的利息收入约为2879.68万元。杭州市税务局对该公司隐匿收入少缴税款的行为定性为偷税,处以罚款共计8827.27万元。

  同样涉嫌隐匿收入的还有杭州祯爱医疗美容门诊部有限公司,相关行政处罚显示,2017年1月至2021年11月,该公司为客户提供医疗美容项目服务,利用个人银行账户收取服务款1.73亿余元,其中隐匿服务收入9604万余元。该公司隐匿收入少缴企业所得税484万余元,对其偷税行为处以290万元罚款。

  此外,还有多家医美机构因涉嫌偷税漏税受到处罚。2021年5月,武汉五洲莱美医院有限公司被指采取偷税手段,不缴或者少缴应纳税款1701.89万元,决定对其处以追缴税款1701.89万元,并处以罚款850.95万元。同年4月,厦门思明莫琳娜医疗美容门诊部有限公司被曝因应扣未扣个人所得税,被处以罚款231万元。

  李翔表示,如医美机构的大额返款被监管机构定性为商业贿赂,各级市场监管局将会参照定性对于存在这一行为的机构进行处罚。此外,因为返款本身也会产生一定涉税问题。届时,医美机构将会需要更加合法合规的营销模式,而非单纯的现金返款。

  • 首页
  • 游艇租赁
  • 电话
  • 关于OB欧宝·(官网)体育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