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千万12人被刑拘!央视曝光医美机构“美丽陷阱

  豪华气派的美容医院在微信群里发布免费整形案例模特活动广告,让爱美的女网友欣喜若狂,纷至沓来。就在签订协议后不久,她们竟发现自己落入了“美丽陷阱”,背上了网贷。

  2021年4月12日,调查走访多时的武汉警方一举捣毁这个窝点,刑拘12名犯罪嫌疑人。5月21日,7名犯罪嫌疑人被宣布逮捕。5月25日,美容医院出资人、犯罪嫌疑人朱某落网。初步统计,不到一年时间,团伙获得近千万元的“销售收入”。

  2021年初,武汉市公安局武昌区分局收到一条反映武昌区中北路悦秀美容整形医院欺骗消费者的举报信息。当事人称,经朋友介绍在这家医院做美容手术后,按协议要求完成任务,却突然被停止了事先承诺的奖励返款,导致其背上了网络,她认为其中有诈。

  很快,民警联系了山东姑娘晓洁。2020年8月,她曾到悦秀医院美容。她告诉民警,当时,在一个礼仪车模群里看到网友“小Q”发的广告,推荐武汉悦秀医院的优惠活动。“小Q”称,只要和医院签订消费整形协议,不但数万元整形手术的费用分文不收,医院还可以让其担当整形医院的案例模特。不仅如此,如果客人从外地来,机票、车票全部报销。

  接受面诊时,她表示想做面部脂肪填充。医生检查后,认可她的想法,同时也提出了增加一个新项目的建议,共报价26800元,正好在优惠活动的范围内。

  “你们的单项收费有点贵。”晓洁提出疑问。但销售人员立即解释,反正也不是自己出钱,都是医院支付。

  “您帮我们完成任务就可以了,不过是举手之劳,每月推荐两位有美容意向的微信好友给我们就可以。”听销售人员说出要求,晓洁觉得很轻松,便打消了疑虑。

  见晓洁心意已定,销售人员又说:“我们还是要给您一点小小的压力,防止任务落空,影响我们的业绩。”

  于是,销售人员向晓洁介绍网络,让其通过网贷先把26800元款项贷出来支付给医院,医院将其分成24期约定两年时间完成,每个月完成后,医院返还1170元,正好就能把还上。

  从未有过经历的晓洁起初有点担心,也有点不知所措。销售人员找来所谓的“专业人士”,手把手地现场教晓洁办理网贷,注册、绑卡、申请,在“专业人士”帮助下,手续很快办好。

  第4个月突然出了问题。晓洁完成任务后,返款迟迟未到。致电询问客服,竟得到回复:公司任务有变,必须带客上门消费,否则不算完成。

  报案人小刘今年刚刚大学毕业,在上学期间,她时常会做一些礼仪模特方面的兼职,去年三月份的一天,在一次礼仪模特招工的群聊中,她无意间看到了别人发布的一则广告。

  在与发布这则广告的人取得联系后,小刘得知,这是一家名为悦秀医美的整形机构所策划的活动,顾客只要来到这里,一次性付清整形费用的同时,与他们签署一份协议,保证每个月完成他们所布置的任务,悦秀医美便会将这些费用分期返还给顾客。这一期间,顾客要充当他们的整形模特,机构方还可以将顾客们整形后的照片用于推广。

  抱着深信不疑的态度,小刘从长沙来到武汉。进入悦秀医美后,工作人员给她介绍了一下项目的价格,她觉得这里的价格似乎高得有些离谱。

  期间,工作人员多次提出希望小刘通过来支付手术的费用,小刘觉得有些麻烦,便没有理会,靠着平日里做兼职所攒下的钱,她一次性付清了手术费用共计一万三千八百元。

  小刘所签署的,正是这样一份名为“兼职推广协议”的合同,甲方是武汉悦秀医疗美容门诊部有限公司,乙方则为顾客。所谓免费整形,指的正是悦秀医美所推出的一项叫做“分享整形,共享美丽”的活动,合同中写明了,顾客所兼职的职位为推广大使,每月兼职的费用,就是顾客一次性付清整形费用后,医院按照分期返款的方式每月所返还的金额,绝大多数为24期。

  在小刘完成项目回到长沙后,开始按照美容机构的要求每个月完成任务,起初,每个月的确会有钱按时打到小刘的账户,可在收到返款两个月之后,她却再也没有收到过一分钱。小刘询问悦秀客服,可得到的反馈却是让她再等一等。

  3月29日,市民张女士向极目新闻反映,去年8月,她从一个微信网友晚晚处得知,悦秀医美正在开展一个“分享整形、共享美丽”的活动,招募6名整形模特,模特可以享受全额补贴,只需提供术后照片。

  张女士向晚晚报名参加该活动后,被其带到悦秀医美细谈此事。院方工作人员告诉她,参加这个活动需要先交纳整形费用,医院将分期返还这笔费用。随后,根据张女士拟接受的整形项目,医院确认总费用为29660元。医院推荐张女士通过一款医美APP,只需她承担约9000元利息,本金将由医院来偿还。考虑到这笔利息较高,张女士考虑后决定通过自己的信用卡。

  随后,张女士和悦秀医美签署了一份《分享整形共享美丽消费整形奖励协议》。协议约定医院将每月补贴张女士1235.8元,一共补贴24个月,但要求她向医院当月提供多张术后照片、每月提供2-3名女性客户微信。

  担心协议中“每月提供2-3名女性客户微信”的条款对自己不利,张女士和医院于2020年8月25日重新签署了一份协议,新协议中约定张女士无需每月向医院提供女性客户微信。协议签署后,张女士在医院接受一次瘦脸针和三次光子嫩肤整形。去年9、10月,张女士如约收到消费奖励。

  去年11月,张女士没能收到消费奖励,她和悦秀医美员工沟通时,先是被告知经办人员换人了,让她先等待。此后,医院员工称她没有向医院推荐女性客户微信,所以消费奖励取消了。

  想到合同中约定自己无需向医院提供女性客户微信,张女士认为医院的行为没有道理,多次和医院沟通,要求退还剩余全部费用。

  在多次沟通后,医院终于向她退还了21368.4元未消费费用。“医院扣除了我四个整形项目的费用5820元,相当于我全自费做了这些项目。”张女士表示。

  3月29日上午,悦秀医美一位夏姓负责人告诉极目新闻记者,医院从未开展过免费整形的活动,也未承诺过全额返还手术费用。他表示,和张女士沟通的晚晚并不是医院的员工,是医院合作的销售公司的员工,销售公司对营销活动的广告语和合同可能存在不理解,可能诱导了客户,张女士对此有异议,应该找销售公司,而不是找医院。如果张女士对手术效果有异议可以找医院。

  2021年初,武汉市公安局武昌区分局在“平安武昌”后台连续收到数条反映武昌区中北路悦秀医院欺骗消费者的举报信息。举报者均称曾在这家医院做过整形手术,按协议要求完成任务后,却突然被停止了事先承诺的返款,背上了网贷。

  民警梳理举报线索发现,举报者遍布全国各地,以社会经验尚浅的年轻女孩为主。“有的女孩被骗后还不起,将自己的手机卖了;有的不敢和家人说,为了还款起早贪黑打几份工;还有一位女孩心理因此出现抑郁,在医院接受治疗。”民警李启明说。

  受害者张晓莹到悦秀医院后,通过网贷平台5万余元接受整形手术,术后几个月后却没有再收到医院返款。“我多次向悦秀医院咨询相关情况,但对方‘踢皮球’,开始说是财务延迟,后来又说股东变动,再后来说相关负责人已经离职,最后又说我推荐的好友并没有来悦秀医院做整形手术。”

  整形医院背后暗藏玄机,很可能涉嫌医美。李启明介绍说,悦秀医院表面上是一家正规医院,为顾客提供正常程序的整形手术,但背后主要靠非法捞钱。

  “区别于刻意隐匿踪迹的不法窝点,这家医院租用了高层写字楼一楼的黄金门面,装修风格上档次,专业设施齐备。在醒目的墙面上,医院经营执照等一应俱全。医院还专门张贴了一张处理美容纠纷事项的告示,称医院规范经营,如果因手术发生纠纷,可以通过法律渠道解决。”李启明说。

  “正规医院”为何铤而走险,触碰法律底线月,原悦秀医院的股东欲将医院转让。犯罪嫌疑人夏某、王某和彭某等人接手这家医院。为快速牟利,2020年5月,他们推出“免费整形案例模特”虚假活动,立马收到了效果。

  “当时,正规整形医院的顾客不多,悦秀医院却生意火爆到做手术要排队,在短时间内实现销售收入近千万元。”办案民警刘松涛说。

  据介绍,该团伙瞄准礼仪、模特、主持等有修正形象需要的群体,以及爱美心切经济条件有限的女青年群体。团伙通过统一话术,在网上发布“医院全额垫资整形费用”等虚假广告,引人“上钩”,并在受害者接受面诊时,向其推销更多高价的整形项目。

  民警刘松涛说,悦秀医院不断为受害者,让其先通过办理网贷的方式支付手术费用。如果受害者是学生,医院还会请“专业人士”指导受害者在办理网贷时如何通过审核。

  医院方面称,只要术后按月完成任务,医院便按时返款,用返款每月返还网贷。“看似不花一分钱,就可以享受整形项目。”刘松涛说,当受害者术后收不到返款,找悦秀医院理论时,悦秀医院便会想各种办法推脱。

  通过侦查,警方还掌握到,这家医美机构还会组织员工进行话术培训,甚至还编成了顺口溜,例如:印堂有纹,克子伤夫;印堂凹陷,操劳一生等等,他们编造这些莫须有的说法,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让来到这里的被害人尽可能多进行消费。

  为了防止有朝一日被害人得知后找上门来,这家医美机构在物色被害人时,往往也会精挑细选,优先选择外地的顾客,原因正是,等付了钱、签了合同,就算没有分期返款,外地顾客考虑到成本问题,也不会天天上门要账,给他们造成影响。加之,客服会承诺给被害人,报销往返机票,不少被害人也因此落入到他们的陷阱当中。

  本来,潜在客户因为爱美而入局,殊不知,当他们到了悦秀医美后,便会被接待人员一系列的花言巧语弄得晕头转向,等到犹豫不决之际,这家整容机构便会诱导被害人通过的方式支付整形费用。

  ob欧宝体育app官方下载

  然而,被害人起初不会想到自己的几万元钱,这家医美整形机构根本不会全额返还,她们当中的绝大多数人,从始至终也只收到过寥寥无几的几个月的返款。之后,该整形机构则会以种种借口拒绝继续返款,原因是,被害人没有完成他们所布置的任务。

  经过一段时间细致的调查,警方获悉到落入这次骗局的被害人近200人,涉及全国多个省市,涉案金额超过1000万元,2021年4月12日,警方决定实施抓捕。

  经过审讯,以朱某为首的12名犯罪嫌疑人全部如实供述了自己的犯罪行为。这个由他们所制造出来的美丽陷阱被警方成功拆除。目前,12名犯罪嫌疑人均被武汉警方刑事拘留,案件仍在进一步侦办中。

  《2020年中国医疗美容行业洞察》显示,2019年,我国具备医疗美容资质的机构约1.3万家,而非法经营的医美店铺数量超过8万家,合法医美机构仅占行业的14%。在合法的医美机构中,依然存在15%超范围经营的现象。

  为遏制医疗美容乱象,今年6月10日,国家卫生健康委等8部门联合发布了《打击非法医疗美容服务专项整治工作方案》,将于6月到12月联合开展打击非法医疗美容服务专项整治工作。

  (二)严格规范医疗美容服务行为。严禁聘用非卫生人员、超范围开展诊疗活动,严禁“以次充好”,严禁发布虚假医疗广告、严禁违规分解手术项目等。

  国家工作方案发布后,广东、北京、上海等诸多地区也纷纷跟进,彻查地方上的非法医美机构及服务,掀起了今年严查医美机构非法行为的飓风。

  此外,有消息称,新的《医疗美容广告管理办法》将于今年8月前后出台,医疗美容广告将有严格的发布程序和要求,特别是涉医美互联网领域广告。

  • 首页
  • 游艇租赁
  • 电话
  • 关于OB欧宝·(官网)体育app下载